亚虎金鸽股权是真的吗(亚虎原始股权是否可靠)
Author
生成
海报
公众号名称

公众号描述

关注
亚虎金鸽股权是真的吗(亚虎原始股权是否可靠)
05-06

近日,花王股份拟引入战略投资者北京亚虎聚合生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虎聚合)一事有了最新进展。

截至剩余款项支付的最终期限11月30日,亚虎聚合未能依约向交易方花王股份控股股东花王集团支付尾款,这笔市场看好的交易黄了。

12月1日,花王股份公告称,依《框架协议》约定,花王集团单方面终止协议,而亚虎聚合支付的3000万元订金则不予退还,成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花王集团的营业外收入。

对此,花王股份方面表示,花王集团充分沟通并全力促成,但因亚虎聚合单方面原因造成了未能签署正式股权转让协议。

对此,《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亚虎聚合实控人王汝聪。对于被扣下的3000万元订金,王汝聪则大方回应称,这个属于商业规则,这是没有问题的,这对花王(集团)也是一个贡献。

3000万元订金落入控股股东

10月17日,花王股份发布了控股股东签署战略投资框架协议的公告。《框架协议》显示,亚虎聚合拟3.3亿元受让花王股份2200万股股权(占公司总股本6.56%),每股交易价格为15元,与花王股份该段时期股票均价7.5元/股相比,溢价率达100%。

根据《框架协议》约定,亚虎聚合支付给花王集团3000万元订金,正式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及剩余款项的支付最晚不迟于2020年11月30日,否则花王集团可单方终止本协议,订金不予退还。

此前,记者曾采访到花王股份相关人士,提及交易是否存交易风险时,对方表示:订金都打了。

然而,亚虎聚合真的让这3000万元订金打了水漂。对于为何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支付剩余款项,王汝聪仅表示,因为资本市场政策发生了变化,需要做一个新的调整和重新谈判,因为花王的股价跌了不少,需要对合作(内容)做一些调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现如今花王股价在6.6元/股附近,距离协议价格15元又更远了,投资方完全可以用更低的价格从二级市场买入股权。在盘和林看来,亚虎聚合付出了应有的违约代价。

王汝聪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考虑延期或者调整方案,担心会造成股价操纵等一些不好的影响,我们就把这个(尾款)断停了。表面上看起来是损失,实际上是对资本市场的敬畏。

记者注意到,亚虎聚合的财务状况也显示出3亿元尾款是很大挑战。此前,亚虎旗下的公开直播平台上,女主播向会员解释近期提现困难的原因时透露,这一段时间我们要聚集力量在11月末完成跟花王股份最后的对接,所以造成了大家可能提不到钱。

交易真实性存疑

在记者提及3000万元订金打水漂时,王汝聪坚决否认了该说法,这怎么能叫打水漂呢?我们有后续合作。

我还在关注这个(战略入股花王股份)事情,应该会继续推进合作,这也是我目前能对外表达的话。采访中,王汝聪表明,自己的回应即为亚虎聚合的态度。

对于这3000万元的损失是否真实存在,也有不少股民质疑是花王集团左手倒右手,私下会将订金交还给亚虎聚合。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亚虎与花王集团是否产生违约责任,是否实际支付,支付之后又是否达成谅解、退还等事项与花王股份并没有法律上的联系,花王集团和亚虎可能会有私下协商的结果。

亚虎履行协议的诚意不足,若协议延期的话,还存在二次终止的风险,对股价造成波动。王智斌说道。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认为,从公开资料综合来看,亚虎聚合的反市场行为更像是不以真实成交为目的的炒作,其动机存疑,对市场造成了干扰。

从花王股份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在公布亚虎聚合拟溢价100%入股花王股份公告后的首个交易日10月19日,花王股份股价较前一交易日涨幅逾6%,报收7.6元/股,为近一个月以来公司股价的高点。

值得一提的是,10月27日,控股股东花王集团即发布了减持计划,拟减持不超过335.17万股,减持期限从11月17日起。

不过,花王股份上涨的势头并没有保持太久,10月19日大涨后,股价一路跌宕走低。11月10日,在湖州国资入主的公告发出之后,花王股份当日涨停。连续两日上涨之后,花王股份的股价继续处于走低态势。

最新的减持公告显示,11月20日,花王集团减持了200万股股票,交易均价6.47元/股,套现1294万元。

战投否认存违法行为

此前亚虎聚合实控人王汝聪旗下公司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向会员低价直播兜售花王股份股票,价格为5元/股。《证券日报》记者向该女主播表明购买意向时,女主播又称可2.5元/股购买花王股份股票,并承诺最终可进入股权市场,与大盘走势一致。

2.5元/股这肯定不是真的消息。当记者表明可通过某位女主播获得购买消息时,王汝聪连声否认,并多次强调,没有认购通道,也没有执行认购的行为。一个购买过的都没有,肯定是不允许购买的。

王汝聪向记者表示,直播不代表我们官方,是底层员工曲解了,只是员工内部持股,股权激励。

那么,低价直播兜售上市公司股票事实是否成立呢?王智斌则告诉记者,该事实是否成立,需要从兜售平台、认购款的支付路径等细节予以判定。至少从兜售平台来看,女主播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不是个人行为。

《证券日报》记者在所谓的亚虎学习群中发现,王汝聪旗下的亚虎金鸽及亚虎云族的原始股仍与其会员销售绑定。如果情况属实,上述行为已涉嫌构成变相公开发行,存在违法犯罪风险。

违法犯罪风险也是亚虎方面的风险,对上市公司没有任何影响。花王股份相关人士在回应记者时谈到,引入亚虎一方面考虑到的是降质押,一方面是作为以后转型或者是产业升级的方向。与湖州国资是结合,依托他们给公司带来高质量的业务以及资金支持。

或许,目前的花王股份,已更多地将希望寄托在了湖州国资身上。

本文源自证券日报

本文由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 0

第一次接受赞赏,亲,看着给啊

赞赏
0人赞赏
1
3
5
10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赏TA
申请头条作者号

便民信息

更多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随便说点什么
发表评论